您的位置: 大连资讯网 > 时尚

意大利再审谋杀室友案牵动英美意三国神经

发布时间:2019-11-30 08:37:22

  意大利再审“谋杀”室友案 牵动英美意三国神经

  原标题:意大利再审“谋杀”室友案牵动英美意三国神经

  2007年案发,2009年宣判,2011年重审,2013年将再审……意大利最高法院今年推翻了美国女子诺克斯的无罪判决,将重新审判一起离奇的谋杀案。这对她来说无疑是个坏消息。但对受害人克尔彻的家人来说,这算是告慰死者的一线希望。

  “一谈这事我就会流泪”

  美国女孩阿曼达·诺克斯涉嫌杀害室友、英国女孩梅雷迪斯·克尔彻一事近年屡屡见诸报端。日前,已被判无罪的诺克斯近6年后再次走进世人视野: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(CNN)采访时,26岁的诺克斯痛哭流涕。

  诺克斯透露,她的生活并不安宁,因为今年3月26日,意大利最高法院下令对诺克斯于2007年涉嫌杀害克尔彻被杀一案进行重审。

  2007年11月1日夜,在意大利佩鲁贾大学就读的国际交换生、时年21岁的英国女孩克尔彻在卧室遇害。数天后,诺克斯和意大利籍男友拉法埃莱·索莱西托被捕,并于2009年12月被佩鲁贾一家法院判定谋杀罪成立,两人分别被判处26年和25年监禁。经上诉,两人于2011年10月3日被判无罪。但在阿曼达结束牢狱生活、回到西雅图市的家中不久,克尔彻的家人提起上诉,才有意大利要重审此案一事。

  因为时差的关系,她在获知意大利最高法院要求重审她的案子时,已是西雅图当地时间凌晨两点。这一结果让她很伤心。“她本来以为这场噩梦已经结束了。”诺克斯的律师卡洛·达拉·维多瓦说。

  住在CNN为她安排的酒店里等候接受采访时,诺克斯曾在房间中大声哭泣。“隔壁房间的人听到我的哭声后叫来了保安,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哭了好久。”她对CNN克里斯·科莫说。当她试图整理一下思路继续讲下去时,眼泪再次流了下来。

  “我真的很难开口跟别人谈这件事情,好像一谈这事我就会流泪,可我就是忍不住。”4月中旬,诺克斯在接受美国《人物》杂志采访时表示,一想起此案,她就浑身无力,焦躁无比。

  “在真相大白之前,我们不能原谅任何人。”

  案件要重审的消息,让受害女孩克尔彻的家人感到些许慰藉。克尔彻的姐姐斯蒂芬妮·克尔彻在声明中称,妹妹被害一案还有很多疑团没弄清楚,“我们能为她做的,就是找出那天晚上的真相,作为她的家人,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但只有沿着现在的路走下去,才能让她得到安息。”

  克尔彻的姐姐斯蒂芬妮认为,“在真相大白之前,我们不能原谅任何人。”

  克尔彻家人的律师弗朗西斯科·马雷斯卡对重审案件表示欣喜,他说,“这太好了,之前我就对最高法院抱有信心,我相信它会推翻无罪判决的。”

  《纽约时报》认为,重审诺克斯涉嫌杀人案凸显了意大利与美国司法体系的差异。在美国,当对嫌犯作出无罪释放或认定有罪的判决之后,法院都不能以同样的罪名对他们进行重审。但在意大利,法院这样做是法律允许的。

  诺克斯的律师维多瓦表示,诺克斯不可能出席新的庭审,不过意大利的法院可以对她进行缺席审判。如果新的审判对诺克斯作出有罪判决,并获得意大利最高法院的确认,意大利当局才能要求对她进行引渡,而且引渡要求要得到美国司法部的批准。

  当被问到“重返意大利”的可能性时,诺克斯说,“我还不清楚(会不会去意大利接受审判),这是个相当麻烦的事情。不过我害怕回到那里。我不想再蹲监狱了。”

  在诺克斯看来,重回意大利除了要接受审判甚至坐牢外,那里的民众对她的看法也让她难以忍受。曾有人告诉她,意大利人把她看做是“写写书、赚赚钱,并为自己辩护的自大的美国女人”。她的新书于近日上市,此前出版方已预付了380万美元的稿费,书名叫《等待受审》。

  诺克斯认为意大利人误解了她,“我有为自己辩护的权利,没有人可以让我闭嘴。”她说。

  关于案情的三个不同版本

  诺克斯本是华盛顿大学的学生,2007年9月,她作为交换生来到意大利佩鲁贾大学,进行为期一年的意大利语学习。

  刚到意大利不久,诺克斯便找到住所,和来自英国的女孩克尔彻成为室友。诺克斯还交了一位“哈利·波特式的男友”,这就是拉法埃莱·索莱西托。诺克斯后来承认,索莱西托在性方面有特殊癖好——喜欢多人性游戏。

  11月2日中午,克尔彻被发现死于寝室内。验尸报告指出,克尔彻死于1日晚上9点至次日凌晨4点间,身上有47处伤痕,死前曾被人掐住脖子,还遭性侵,后被人用利刃割开喉咙,却又没有割断动脉,致使她在恐惧与无助中痛苦地死去。

  11月5日,诺克斯被意大利警方扣押,进行协助调查。据诺克斯回忆,从5日晚上11点开始,她遭到了警方和检控官朱利亚诺·马格尼尼“车轮式”审问。审讯中,诺克斯先是说自己在案发当晚并没有见到克尔彻,而是和男友索莱西托一起,两人吸食了大麻,还在电脑上看了会儿电影。但电脑专家鉴定后发现,诺克斯的电脑在案发当晚根本没有打开过。

  后来,诺克斯又向警方表示,案发当晚,她在公寓里看到酒吧老板迪亚·鲁姆巴(当时诺克斯在酒吧打工,鲁姆巴是这家酒吧的老板)和克尔彻一起进了房间,不久后就听到克尔彻的尖叫声。但两个星期之后,这一说法也被查明是谎言。2007年12月,警方在索莱西托家中发现一把经漂白水洗过的刀,并在刀柄上检测到了诺克斯的DNA,在刀刃上检测出了克尔彻的DNA。当月月底,警方又在案发的公寓里找到克尔彻胸罩上的一个金属钩,并在钩子上发现了诺克斯和克尔彻的DNA。这两个发现成为诺克斯和索莱西托在2009年被定罪的关键。

  诺克斯天使般的面容与这起案件的血腥程度形成了强烈反差,诺克斯被媒体冠以“天使杀手”。

  2008年10月18日,佩鲁贾当地法庭开审此案。检控官朱利亚诺向法官描述了案件过程:案发当晚,诺克斯把索莱西托以及生于科特迪瓦的男子鲁迪·葛瑞德带到自己的公寓里吸食大麻,还邀请克尔彻和他们一起玩多人性爱游戏。被拒绝后,两名男性将克尔彻强奸,诺克斯则在大麻的作用下,用刀将克尔彻杀死。之后三人逃离现场,临走前还故意把她的房间弄乱,并拿走一些财物,伪装成入室抢劫杀人案。

  警方的调查结果与朱利亚诺的描述不同。警方认为,案发当晚,克尔彻外出有事,诺克斯趁机潜入她的房间偷了300欧元,用于向葛瑞德购买毒品。可就在他们“一手交钱一手交货”时,被返回的克尔彻撞个正着。为掩盖不光彩行为,诺克斯便伙同葛瑞德奸杀了克尔彻。随着调查的深入,警方在克尔彻的体内检测出葛瑞德的DNA样本,并在克尔彻的枕头上发现了他的血手印。

  2009年12月,案情的第三个版本出现了:葛瑞德承认在案发当晚确实在现场,还和克尔彻在自愿基础上发生了性关系。之后,葛瑞德去洗手间上厕所并戴上耳机听音乐。其间他隐约听到了克尔彻的呼救声,可当他冲出厕所时,发现了索莱西托。葛瑞德意识到索莱西托图谋对克尔彻行不轨之事,就想把他控制住,但索莱西托成功地摆脱了他,与守候在公寓外面不远处的诺克斯一起逃走。当葛瑞德返回房间时,发现克尔彻已倒在血泊中。

  虽然关于案情有三个不同版本,这并不妨碍佩鲁贾法庭于2009年12月4日判处诺克斯和男友索莱西托谋杀、强奸等罪名成立。在二人被宣判前,2008年8月28日,嫌犯葛瑞德被审判30年监禁,后减至16年。

  诺克斯自认是“猫鼠游戏”中被吓坏的老鼠

  美国法医专家对意大利检方提出的证据进行鉴定,认为这些证据站不住脚,并向法官写信要求重审。2010年4月,诺克斯和索莱西托也提起上诉。2011年1月,罗马两位专家被指派对物证进行重新鉴定。

  2011年6月,专家在总结报告中称,警方在取证时犯下了许多错误,如勘验现场时不是忘了戴手套就是忘了戴发套,直接用手翻弄被害人的伤口,随意搬动现场的家具等。此外,克尔彻的胸罩以及那把刀上找不到足够的DNA进行重新检测。警方收集证据时没有遵循“收集和分析DNA证据的国际标准”,这些所谓的证据“很可能是被现场环境污染造成的”。诺克斯在上诉时表示,自己曾用那把所谓的“凶器”做饭,因此上面有她的DNA实属正常。

  意大利犯罪学教授卡洛·托尔推测,用来行凶的刀的刀刃,应比索莱西托家的那把刀小四分之一。而警方录取口供时的不当行为,也是诺克斯能够翻案的重要原因。辩方认为,意大利警方逮捕诺克斯后,在录取口供时使用了剥夺睡眠和胁迫等手段。诺克斯在新作《等待受审》中也称,“……已经被审讯了好几个小时,又困惑又疲惫又害怕,有个警官还打我嘴巴。”

  在接受CNN采访时,诺克斯展示了身上的伤痕,那是她在练习防身术时造成的——回到美国后,她曾收到过死亡威胁,所以才学防身术。在新书中,她把自己描述为“猫鼠游戏”中被吓坏的老鼠。“我不知道需要自我保护的状态要持续多久。”她说。

  新的审判,将在意大利佛罗伦萨举行。在克尔彻的姐姐斯蒂芬妮看来,“虽然重审也不能让她重生,但我们要为她尽一切所能”。(特约撰稿张文智)

  声明: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东方联系,本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
  :

饮食
国际
网络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