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大连资讯网 > 育儿

新车站建设的糊涂账谁埋单

发布时间:2019-11-27 01:11:18

新车站建设的“糊涂账”谁埋单?

□ 河池 高东风 文/图

图为被民居围困的新站房。

5年前,罗城仫佬族自治县龙岸镇政府征集13亩土地,交由该县运输管理局组织修建龙岸镇新客运站。5年过去了,其中的11亩土地被用于房地产开发,由国家投资40万元新建的客运站占地仅2亩,且被围困在民房中间,还因各种手续未办理清楚、未取得经营许可手续、不能从事道路旅客运输服务经营而被荒废。9月23日至24日,到罗城县就此事进行采访。

商户:高价购买车站旁房基地

9月18日,有友发帖反映,龙岸镇新车站做好4年变停车场,也没人管理。前年还有人自建围墙要在里面做仓库,后来群众反映到县里才被制止。今天又有人要在这建个洗车场,整个停车棚都被占用。要是没人管,那里还叫什么车站?开发的时候说,旁边是车站,好做生意,很多人在周边购买房基地,现在这种局面,不是坑人吗?

向附近居民和商户了解到,当初建设新车站时,开发商称新车站附近会成为龙岸的商业中心,地价会跟着上涨,更是做生意的黄金宝地。因此,他们40多户群众花了12万元至19万元不等的价格在新车站旁购买地皮,并且与新车站同时施工建房。

但在2009年7月,新车站投入使用一年后,车站就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,进出车站的班次逐渐减少。目前,每天只有往来融水的班车进站停靠。现在站里什么车都进来停放,也没有人管理,这里更像停车场,而不是车站。一名商户如是说。

政府:车站不能改变客运性质

针对群众反映的问题和相关诉求,采访了龙岸镇政府一负责人。该负责人说,新车站用地是政府出面征用的,并且也明确只能用于建设车站。因当地政府没有对车站的管理权,出现相关问题后,该镇在2012年就向县委及县运管局反映了情况,至今没有得到根本解决,令当地政府很头疼。

在查阅龙岸镇相关档案材料发现,2012年9月4日龙岸镇政府分别向罗城县委办、政府办、政法委、运管局递交情况汇报说,2012年9月1日开始,有人在新车站内动工搞建筑,系车站将场地出租给外人。9月3日施工人员竟然驱赶停靠站内的客运车辆,并且在停车库砌起两道围墙。镇政府要求暂停施工,并与车站主管部门协调,阐明不能改变车站用途的立场。同年9月17日,施工人员再次在车站进行施工,并且在车站内公厕前又新砌起一道长8米至10米的水泥砖墙。

龙岸镇政府建议:车站应遵循客运服务功能,不应改变使用途径,影响龙岸镇整体和长远规划。建新车站征用土地除建车站外,部分土地以房产开发的形式销售给49户群众建房,若改变车站性质,直接影响49户群众的生产生活。同时,也会给全镇经济和招商引资带来负面作用。该镇负责人明确表态,龙岸镇需要客运站,任何人无权改变车站用途。

运管局:不能既当裁判员,又当运动员

9月19日,罗城县运管局在河池络问政专区实名回复说,该站于2009年7月建成,由于多种原因,目前各种手续未办理清楚,未取得经营许可手续,不能从事道路旅客运输服务经营。

9月24日,采访了罗城县运管局局长刘格明。刘格明说,运管局确实是龙岸新车站的产权单位,当时总共征地13亩,车站占地只有2亩。他是2011年年底到运管局任职,现在局里没有建设车站时的图纸等相关档案资料。据了解,建车站时在车站周边划分了49块地皮,以12万至19万不等的价格卖给老百姓建房,谁卖的地、卖地的钱去向他也不清楚。当时建车站的资金是由中央和自治区下拨40万元建设,由于运管部门不能既是裁判员,又是运动员,所以不能经营车站。他到任后,2012年曾与河池运达公司联系接管这个车站,因车站建在居民区中间,无法对车站进行安全有效管理,被运达公司拒绝接收。为管理龙岸新车站200多万元的固定资产,运管局招聘了两名工人对站房进行管理,靠出租车站场地来支付工钱。

谈到如何处置荒芜车站的问题时,刘格明说,当初为什么运管局出面建设车站,为什么建站土地用于搞房地产开发,现在他也不清楚,但会向县政府进行汇报,是否将车站改成市场,追回当初建站资金,寻找一个有资质经营的企业,另选一块土地重新建设客运站,以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。

对于龙岸新车站的去留问题,以及车站用地被开发出售数百万资金的去向,本报将继续关注。

智能
药膳食疗
男女笑话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