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大连资讯网 > 体育

重生之媚宠 258 随军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20:15:17

重生之媚宠 258 随军

萧权醒来三天后,大致情况已经稳定下来,前来探病的人也多了。

来人多是他的领导和战友,俱都是长相英武、性格很粗犷的汉子,可能是从其余人嘴里听说过,顾眉景过来了,就在病房中看护,这些人也都把自己收拾的利落爽利,一个个人模人样的,才随手拎了一袋子水果,过来探病。

当然,这种“包装”持续了没多长时间,就被拆穿了,个顶个说话用吼的,谁不服气直接上脚踹,那个热闹欢腾的场面哦,实在让顾眉景看傻了眼,深以为这并不是规矩深严的特种兵大队,这些人也不是所谓的以一抵十的特种兵,他们应该和卫宪是亲戚,有血缘关系的那种,谁比谁能闹腾,都是逗比吧?

人来了一拨又一拨,换了一群又一群,说是来探病的,其实顾眉景深以为他们是来看猴耍的,而她就是那只猴……

被人像看西洋景一样瞅着看,哪怕这些目光很小心翼翼,可谁让顾眉景感官敏锐呢,几乎是立即发现,她早就代替萧权成主角了,那些人与其说是来探望萧权病情的,不如说是来看她这个弟妹长得什么模样的。囧……

不过,顾眉景早已被围观习惯了,因而,到也不以为意,仍旧如往常一样,按时按点的给萧权做药膳,针灸,擦身,换药,忙的不亦乐乎。

在征求过萧权的同意后,她也给家里人去了。老太太似乎已经从别的渠道,得到了萧权在她去的当天傍晚,就苏醒的消息,这时候再接到她的,就不免感慨良多了。当然,还是比较欣喜的,因为消息得到了确证,大孙子也没有生命危险了,老太太高兴的见人就笑,把大院里的人好奇的不得了,不免暗自琢磨,萧家又有什么喜事儿了?

林韵之就比较感性了,又哭了一回,在里还不住的说着,让她帮他们盯好了萧权,可不能又不好好养伤,命都快没了,还不安生,找死呢。

林韵之就把管教儿子的权限交给儿媳妇了,口口声声说,只管往严了管,有妈给你撑腰,咱谁都不怕。

顾眉景连声应是,挂断后,却笑得直不起腰,旁边萧权深邃的眸子看过来,她就走到他身边坐下,双手环着他的腰,把太后的懿旨传达了,小人得志一样戳着萧权的脊背,笑嘻嘻的说,“你以后都要听我的,知道了么?我现在可是有靠山的人。”

萧权闷笑着咬她耳朵,顾眉景就怕痒似得要躲开,却被萧权箍紧在怀里,动弹不能,只能小心的往他怀里埋,她最怕痒了。

病房门却在此时被人从外边推开,来人是个非常白皙的军人,身材颀长瘦削,很是笔挺,长相却俊朗中有着些许文弱,看起来倒像是个做文职的军人。

这男人没想到撞见不该看的,一时间有些窘迫,说了句“不好意思,打扰了”就要关门出去,顾眉景这时候已经羞臊的将脑袋埋进萧权胸口了,而萧权却是奕奕然说道:“进来吧。”

顾眉景一听他这说话口气,便知是熟人,说不定还是他的好友之类,就忍不住推了他两下,背过身去理了理头发,才转身过来和那男人打招呼,“你好,请进。”又对萧权说,“你们先聊,我去沏茶。”

手却被萧权拉住了,“不是外人。”他说,“这是林唐,舅舅家的小儿子,你没见过认认人。”

一听是姓林,顾眉景条件反射想到了自己婆婆,又一听萧权说,这是舅舅家的小儿子,得,还真是自己人。

林韵之家里兄妹三个,她居中,上有一个哥哥,下有一个弟弟,弟弟是个散漫的艺术家,油画、国画都很出色,在国际上有点名声。

他早年去法国求学后,就没怎么回过国了,一直在国外定居,至于萧权的大舅舅,倒是早就成婚生子,家里有两个儿子,一个是从政的林瞿,顾眉景早在她和萧权订婚时就见过了,至于小表弟林唐,却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。

归其原因,则是因为林瞿自小对武器改造有天分,小小年纪就出国了,二十岁回国,就以出色的武器设计制造水平,被特殊部门招录了,至那后,每年只会在固定时间给家里来,其余时间,都一门心思沉浸在武器研究中,简直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。

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顾眉景才对这小表弟只闻其名,不见其人。

“这是你嫂子,叫人。”萧权就直接对那有些文弱的男人说道,那男人似乎很少和人交流,更很少和女人说话,便有些腼腆羞涩,顺从的叫了声“嫂子”后,脸就有些红了。

顾眉景见状,心下好笑,现如今这么腼腆的男人可真少有,和林唐比起来,萧权就,嗯,脸皮太厚了。

顾眉景应了一声,连忙招呼他来坐,“你陪你表哥说会儿话,我去沏茶。”

“好。”林唐应下,随后不再看顾眉景,就和萧权说起话,顾眉景去打了热水过来,又取了茶叶泡茶,茶水端过去时,就听林唐在和萧权说,“你不准备在十八军任职么?唉,那个,哥你别看我,我说实话,是政委他们让我来探探底的……”

男人耳后根有些红,窘迫不已,从顾眉景手中接过茶,还挠了挠头,很是不好意思的继续说,“部长和政委都想让你留在这边。本来就你一个,现在这不我嫂子来了么,他们都说我嫂子医术好,要是嫂子也留在这儿,大家就有保命的资本了,这不,就让我来先给你们做做思想工作,让你两都留下。那个啥,哥,你说呢?”

萧权原本来十八军,就是因为这里任务多,好攒军功,升职容易。而这次任务结束,他不仅援救了队友,还顺利完成了任务,立下了被列入保密档案的大功,升大校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说不得等他养好了伤,报上去的升职文书也批复下来了,届时他要走要留,可真是个问题。

本来就他一个,虽说也是顶尖的人才,可谁让他是萧家的人呢

,十八军还真不敢强留,可如今又多了个医术神乎其神的顾眉景——这要是劝说成功,留的就是两个,简直赚大发了好吧,任谁能不动心?

咎于这种种考虑,上头就直接让同军的林唐来探底了,没想到林唐是个语言白痴,三两句话的功夫,就被萧权套出了底细,不由对这表哥更敬畏了,心里也更憋屈了,他就说这事儿他做不来,还偏偏让他来,这不纯粹浪费他改良枪支的时间么?

林唐可怜巴巴的看着表哥,萧权没回话,顾眉景也很安静,她是听明白了,感情他们两口子表现太出色了,所以,十八军想把他们都留下来?现在为了试探他们的意思,就派了个有血缘关系的林唐,来试探试探,说不定还是要林唐打打感情牌,给他们做做思想工作?

汗,就林唐这腼腆的模样,他行么?

顾眉景就捂着小嘴,轻笑了笑。

不过,萧权留在那里,她都不在意,反正只要她能留在他身边就行,再多的,她就管不了了。不过,私心里,她还是希望萧权不要留在十八军的,因为若是继续在这里任职,怕每年还得出个s级的任务,那可是会要人命的。

她倒是希望萧权做些没有危险的工作,可心里也门清,那根本不可能。萧权正当年富力强的时候,这时候正该好生拼一把,为以后努力,都说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,这话真不假,萧权虽说不用担心以后不能升官啥的,家里有的是条件把他抗上去,可想来,他更愿意用自己的本事升职,想在生命里多留下些浓墨重彩。

他现在还很年轻,若是此时就把他禁锢在没有危险的领域,怕是会丧失了斗志,这绝对不是他能容忍的,且男人骨子里天生就存在着冒险精神,不让他在年轻时就拼搏够、闹够,以后想起来,总是会后悔。

顾眉景不想萧权的人生中留下遗憾,所以,哪怕她心里多么想让萧权调离十八军,却也不会贸然劝说他,她只会尊重他的意愿,不管他留在那里,自己陪着他就好,她才不会让他以后怨她。

再说了,以后不管他去哪里出任务,她都会给他准备多多的露水和花蜜,就不信他还会有生命危险。哼!而生命若是有了保证,对她来说,萧权在哪里任职,其实都是一样的。

林唐离开后,萧权若有所思的想着事情,还强势的把顾眉景的手攥在手里,一步不让她离开,索性顾眉景也没什么可忙的,干脆都随他了,自己无聊的拿着刷围脖,不时偷看一下身旁男人,不知他要想到什么时候。

好一会儿后,萧权开口问顾眉景,“你喜欢这里么?”

“那里?”顾眉景想都没想就反问道,随即回神过来,也认真的看着他道:“你说十八军么?”

萧权点点头,“要是让你在这里待几年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顾眉景瞪他,“什么叫待几年?你不能好好说话么?不就是想问我能不能来这里随军,这话有这么难开口么,你在计较什么啊?”

见萧权无奈失笑的看她,顾眉景眼珠子转了转,义正言辞的说,“不就是随军么,那里都可以啊。”恨恨的戳他两下,“不是早跟你说过么,你去哪里我去哪里,你现在又问这些做什么,怕我言而无信,临时反悔么?我是那样的人么?嗯?你竟然不信我,我好伤心。”

掐他的手心,“看来这次受伤不仅身上伤得重,脑子也伤着了,你说你这智商怎么有倒退的迹……唔……”象呢。

顾眉景话没说完,就没某个恼羞成怒的男人堵住嘴了,他禁欲一年多,早就忍不住了,早先见不到人,也不怎么想,前几天那是没办法,才从阎王手里逃得一命,要养伤,那事儿也是有心无力,可如今身子好转,虽然做那事儿还有些困难,但讨些福利却不难。

顾眉景被人狠狠堵住嘴吻,很快软了身子,一手抓住萧权胸前的衣服,一手就搁在他腰后,拽住衣服,唯恐自己摔倒了。两人情难自已,等分开时,衣衫都已凌乱,气喘吁吁、面上布满潮红,嘴巴还有些红肿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他们刚才做了什么坏事儿。

顾眉景瞪萧权一眼,羞臊的将他的手从衣服内拽出去,嗓子哑哑的说,“一会儿有人来了。”

萧权满眼可惜的模样,眼睛还直勾勾的盯着那处丰满,让顾眉景耳后根都热起来,就又瞪他一眼,萧权却在此时凑在她耳边,又给她说悄悄话。

顾眉景闻言却是羞的浑身泛米分,拧着萧权腰间的肉,就转了一圈,这人竟然还要晚上再来,还要她在上边,……病没好就七想八想,他有作为病人的自觉吗?

两人说笑打闹,时间很快就又过了两天。

这两天时间内,顾眉景和萧权的意见也达成统一,额,准确的说,是萧权单方面决定,再在十八军留几年,顾眉景则等年后过来随军。

这消息不知怎的,迅速传遍了整个军营,一时间萧权的病房又热闹起来,政委、部长、各大队队长、还有和萧权要好的同事、他手下的兵,俱都欢呼雀跃的来过打招呼。当然,庆祝萧权留下来是一方面,最重要的,还是欢迎新军嫂的到来,大家的性命又多了一重保证。

而后还有几位随军的军嫂,也应家里男人要求,过来和顾眉景联络感情。

基于她是医生,且医术高明的缘故,顾眉景在这些人中间非常受欢迎,即便有两个军嫂,觉得她年纪小,怕是有关她医术高明的留言,也只是夸大其词,并没有外人宣扬的那么厉害,可在顾眉景给他们诊了脉,将她们几十年的老毛病都说出来后,这两位军嫂简直瞬间变身成顾眉景的脑残粉,都不用家里男人吩咐,就自动将军区好一顿夸耀,并极力劝说顾眉景早点来随军,还给她讲了在军区过日子的注意事项,告知她,哪里的东西物美价廉,那里有幼儿园、小学,每年的福利有哪些,聊着聊着又聊到南北小吃,厨房那点事,几人说的投机,越发大力劝说顾眉景,早点投奔到随军军嫂们的怀抱中。

顾眉景心里有些触动,晚上锁了门休息时,就和萧权商量,“要不也别当过年了,干脆等你身体好一些,我就回去收拾点东西搬过来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在萧权同意继续留任十八军时,也顺便递上去了一张住房申请,上边的人把这事儿办的特麻利,昨天下午房子已经批下来了,是位于8层的一幢三室一厅,房子,可面积不太大,可就他们两住也满够了,哪怕是多加一个宝宝,也不挤。

房子是装修好的,家具抬进去就能入住,顾眉景就计划着,干脆等萧权情况再好一些,她就回京都一趟。

把他们两的衣服都收拾了带来,顺便亲自选些家具、厨具等用品,到时候两人直接搬进家属区,也省的萧权天天住医院,她想多用点露水和花蜜给他治疗,都担心功效太过,引起旁人怀疑,而若是他们两“隐居”起来,她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给萧权治疗,做饭也方便了,简直没有比这更好的了。未完待续。

本书来自:

晚上为何夜尿多
晚上睡觉夜尿多怎么治
热淋清颗粒主要成分
脑梗前期都有哪些症状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